主页 > 相机期刊 >商业模式出错,线上随召即来泊车服务不停业就只能转型 >

商业模式出错,线上随召即来泊车服务不停业就只能转型


2020-06-25


商业模式出错,线上随召即来泊车服务不停业就只能转型

受到优步(Uber)成为当红炸子鸡「独角兽」的启发,许多创业家也想把 Uber 的线上叫车模式应用在其他领域,许多公司想到代客停车服务,因此发展了线上随召即来泊车服务,希望也能成为下一个 Uber,不幸的是事与愿违,如今有的已经倒闭,剩下的也不得不全面转型。

在资金热潮推动下,线上随召即来泊车服务 Luxe、Zirx 与 Valet Anywhere 大肆扩张服务,在美国旧金山、芝加哥、纽约等主要城市随处可见,使用方式很简单,只要在手机 App 上操作,就能随时召来代客停车服务员,来到车子的所在之处,接手汽车自己去找停车位,而车主就能自由自在地去逛街血拚,或是赶紧去开重要会议,不用担心寻找停车位得绕上大半个钟头,等到逛完或忙完了,代客泊车小弟就会把车开来会合。

这些服务现在大多陷入泥淖,Caarbon 与 Vatler 已经停业,Luxe、Zirx 与 Valet Anwyhere 则正转型思考离开随召即来商业模式。原因很简单,这些服务提供商当初没有考虑到代客泊车的许多隐藏成本,又与 Uber 一样遇上法规问题。

以 Vatler 的经验为例,Vatler 出自着名的创业育成机构 Y Combinator,2014 年从停车位分享交换服务 Sweetch  独立创业,开始经营线上随召即来泊车服务,Vatler 很快发现日间代客泊车服务是赔钱生意,因为日间停车费用过高,日间塞车状况也严重,导致泊车员为了找停车位而塞在车阵中的时间增加,也就表示总时薪成本增加,于是 Vatler 很快转型改专注在夜间泊车服务。

商业模式出错,线上随召即来泊车服务不停业就只能转型

Vatler 看上的商机,是发现许多尤其是住在市郊的人们晚上开车来市内上馆子或看秀的时候,总是受到停车问题困扰,因而非常爱用餐厅的代客停车服务,但是泊车服务成本很高,因此很少餐厅有提供这样的服务,大体上一家餐厅若要请代客泊车服务公司提供代客停车服务,每月须付给服务公司 3,000 美元,再从每个需要泊车的消费者收取 10 ~ 20 美元泊车费用。

Vatler 发现大多数有泊车服务的餐厅,其泊车服务的使用率都偏低,因此有空间可供分享使用,Vatler 想到可让多家餐厅分享同一个泊车员,透过手机来调度,Vatler 对餐厅不收费,向需要泊车的消费者收取 15 ~ 20 美元不等。

而这个经营模式很快遇上法规问题,市政府规定泊车公司要缴交 25% 停车税,而每个泊车员所站的泊车标示处,都要经由警局发予核可,但是 Vatler 的商业模式与过去的泊车员不同,一个泊车员可能要照管许多餐厅,Vatler 试图询问相关单位但官方置之不理,于是 Vatler 决定先斩后奏,先开始营运, 4 周后,警方找上他们要求要看许可证,这下子 Vatler 才总算有机会与警方以及税务当局讨论该怎幺做。

市政府要求 Vatler 必须出具第三方认证的票券,这样政府才知道它停了几辆车、要收多少税,为了发这个票券,Vatler 被迫回到每个站点都有一个泊车员的传统状况,整个商业模式就行不通了,经过几番讨论,Vatler 愿意公开资料库给官方检查,这才总算不用发票券,可以用原本的方式进行,但麻烦还没结束,当 Vatler 扩张到与  30 间餐厅合作,一周可服务 400 名客人时,传统业者盯上了它们。

Vatler 打算在 2015 年内扩张到 100 家餐厅,当时原本已经申请 5 张许可证,Vatler 打算再申请 5 张,每张付政府 1,250 美元,同时每个月缴纳数千美元税金,但在 2015 年 7 月, 传统业者认为 Vatler 侵蚀了它们的业绩,向市政府施压,于是警局突然表示不发新许可了,而且还外带警告 Vatler 在许多地区是违法经营,Vatler 试图接触相关当局但官员避不见面,其结果是合作餐厅担忧违法经营,纷纷跳船,Vatler 在 2 周内损失 30% 营收,其转型的商业模式从根本上遭到毁灭,于是 Vatler 只得在 2015 年 9 月 7 日宣布停业。

Vatler 最后终结在法规上,但一开始必须转型寻求特殊商业模式,则是因为原本单纯随召即来代客泊车的商业模式在经济上不可行,各家企业很快发现这是一个超大钱坑。原名 Caarbon,之后改名 Carbon,于 2015 年 8 月停止服务,其主因就是根本上的经济因素。

Caarbon 也一样于旧金山起家,切入市场较 Luxe 与 Zirx 稍晚,Luxe 以蓝衫泊车员闻名,Zirx 则採用黄色制服,Caarbon 为了与它们区别,泊车员穿着醒目的粉红色外套,当 Caarbon 杀入市场时,曾吹嘘在某些区域打败 Luxe,不过事业却烧钱如流水,原因就出在随召即来的商业模式有根本上的问题。

为了要让消费者随时召得到泊车员,公司要準备好几倍的泊车员待命,而待命期间公司还是要付基本薪水,于是每泊一辆车的同时,公司要付出 2 倍、3 倍甚至 5 倍的成本,这样的烧钱速度,只募到 250 万美元的 Caarbon 吃不消,连忙举白旗投降。

改经营假日停车或採月费制

但就算是募资 3,600 万美元,因而从旧金山跨足 5 个城市的 Zirx 也一样承受不了,Zirx 与许多新服务一样,为了招揽客人以超低价格服务,每代客泊车一趟,只收取 35 美元,但在纽约曼哈顿市中心停车费就要 45 美元,Zirx 的算盘是以大量的停车来与停车场谈判折扣价,不幸的是各大城市中心停车场一位难求,生意好得很,根本就不想给 Zirx 杀价,于是 Zirx 每停一辆车都在赔钱,还要再算上付给泊车员的薪资,以及前述的待命人员成本。

Zirx 只得想办法把车停到更远、较便宜的停车场,以降低成本,但是这样一来,导致人员与车辆调度时间严重拉长,而使得消费者抱怨连连,甚至得在客诉时花费更多成本,如紧急召用 Uber 服务送来泊车员。

Zirx 发现此路不通,终于也在 2016 年 2 月时停止随召即来泊车服务,改为经营企业端的泊车服务,因为企业上下班的时间固定,经营起来成本较低,且企业客户对价格也不那幺敏感,而这点能让 Zirx 获利转亏为盈,由于目前要从资本市场取得资金来烧越来越困难,Zirx 得从客户身上赚到钱才能继续经营下去。

募资 2,500 万美元的 Luxe 则宣称一切运作良好,这或许是因为 Luxe 还正计划筹资数千万美元,可不能显得心虚,Luxe 表示其规模让 Luxe 得以生存,若是规模较小就「完蛋了」,Luxe 宣称因为规模够大,因此可以协商停车成本,以及更有效利用停车位,并节省管理费用。

不过,Luxe 也默默的开始远离随召即来服务,如今其 App 会提示客户告知几时需要领车,若客户不想预约,还是要用随召即来制,服务仍会要求在旧金山至少 15 分钟前要叫车,而在纽约则得提前 1 小时。如今 Luxe 有超过一半的领车是预约时间,而 Luxe 目前大多营收来自于需求可预期的月费制客户,这让 Luxe 能更有效率调度人员而减少待命人员的人事支出,也能预先规划停车到较远而较便宜的停车场所,以降低成本,不过这样一来,也等于宣告随召即来模式的死刑。

Valet Anywhere 也一样在随召即来模式上惨遭烫伤,当 Valet Anywhere 调涨服务价格自每小时 6 美元提高到 11 美元时,其客户大肆抗议宣称再也不用 Valet Anywhere 服务,客户对价格如此敏感,让 Valet Anywhere 十分气馁,如此根本没有办法收取比停车位与泊车人员成本高的费用,也就是说必定会赔钱,于是 Valet Anywhere 也一样停掉随召即来的服务,转型改经营假日停车服务。

这个新服务不再针对市中心的停车需求,而是针对纽约客若假日开车到长岛的安普顿区去度假的短期停车需求,Valet Anywhere 採取月费制,每月收取 279 美元到 1,000 美元,279 美元的客户要再泊车与取车前 3 小时预先通知,如此一来车子可停到远至布朗克斯,而由于在度假村期间客户不大会用车,因此将车辆开来开去的机会不高,也节省了相关成本,同时月费制又能带来稳定的营收。Valet Anywhere 很满意现有的商业模式,表示要是重来一次,绝不会再经营随召即来服务。

各服务商全面逃离随召即来服务,可见此路不通,根本原因在于随召即来成本过高,客户要求高又对价格敏感,导致服务商全面逃离,正所谓「不爽不要做」,改追求成本低却收入更好的生意,于是随召即来的客户们,也就只好继续在大都会的车阵中奋力找寻停车位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