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达人热榜 >【傅月庵书评】经营事业,要从终点开始──《大退场:创业家如何 >

【傅月庵书评】经营事业,要从终点开始──《大退场:创业家如何


2020-06-12


【傅月庵书评】经营事业,要从终点开始──《大退场:创业家如何

傅月庵书评〈经营事业,要从终点开始──《大退场:创业家如何急流勇退》〉全文朗读(声音:张幼玫)

傅月庵书评〈经营事业,要从终点开始──《大退场:创业家如何急流勇退》〉全文朗读(声音:张幼玫)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或许这样,华人格外讳言「死」,甚至波及到「四」字。至于「预立遗嘱」这种事,几经提倡,至今摆在心上的老人家,尤其家大业大的,恐还是有限。生命是这样,工作似乎也如此。无论成就什幺事业,华人讲究「鞠躬尽瘁」。「马革裹尸」才叫真军人,「倒在血泊中的笔耕者」才是作家本色。至于「退休」两字,除非制度规定或人微言轻的上班族小老百姓不得不学着适应接受,真正所谓「成大功立大业」的创业家,似乎少有当真的,于是,「无常迅速」、「中道崩殂」最后都成了企业最大梦魇。

《大退场:创业家如何急流勇退》,鲍‧柏林罕着,洪慧芳译,早安财经出版

「好好创业上市,经营好股价,然后,卖掉!」这种说法,在华人世界,甚至全世界,都是匪夷所思的吧。

鲍.柏林罕(Bo Burlingham)偏偏说这不失为一个好选项。这位写过《小,是我故意的》,让人重新思索「企业就是要大,越大越好」这一观念;写过《师父》,让人知道「就算开间街角小店,也得像狮子搏兔,谨小慎微,全力以赴」,总是挑战你既有观念的畅销作家,这次要告诉我们:「创业家如何急流勇退?」

为何要急流勇退?原因有内在,有外在,却无非「形势比人强」几个字。

内在形势,或说内心吧。人身难得,人只能活一辈子,浸淫事业几十年,朝于斯暮于斯,朝朝暮暮皆于斯。不烦吗?万一厌倦了呢?以前的最爱,如今成了负担,你真心想过另外一种不同的生活,却发现拔剑四顾心茫茫,「我们回不去了」,你怎幺办?

又或者,你勿忘初心,你还是热爱工作,上班还是你的唯一,还是能把喫苦当作喫补,却蓦然发觉力不从心了:你会看错报表数字,你很容易忘掉不该忘的事;你一加班便疲惫不堪,开会太久便不觉垂头睡着。你知道,时间到了,你已无能为力,酒吧还在,可你再不能通宵狂欢。你怎幺办?

至于外在形势,那就太常见了。商场如战场,瞬息万变,你全力以赴并不保证平安幸福。若仅是遭逢逆袭、伏袭,那都还好,顶多也就是阵亡,事业经营之正常也,走江湖必然有的风险。最可怕的是,有人捧着大把钞票说要买下你的企业,那个数目是你想都没想过的。想到你可以不用再起早摸黑,整天为这为那操烦,喫这个也痒,喫那个也痒。你竟怦然心动了!这个时候你怎幺办?卖还是不卖?该怎幺卖?卖了之后做什幺呢?

左:《小,是我故意的:不扩张也成功的14个故事,8种基因》,鲍‧柏林罕着,吴玉译,早安财经出版;右:《师父:那些我在课堂外学会的本事》,诺姆.布罗斯基、鲍.柏林罕,林茂昌译,早安财经出版

人间「事变」,从来不会单一原因。上面所说,往往是接踵而来,连环爆炸,但总而言之,就是一件事:「我要(得)跟我的企业切割!」怎幺切割才好?切割前后得有哪些心理调适?这些事,技术层面的、心理层面的,柏林罕都帮你想到了,想得非常清楚,鉅细靡遗,并且如同他一贯的写作风格,一一举实例说给你听。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所不同的此别值千金,必得特别小心。急流湍湍,光只一个「勇」字,未必就退得了。柏林罕告诉我们至少得想想:

然后如同《师父》一书,他为我们解答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很财务专业的,他像理财顾问、会计师;纯然心理障碍的,他像谘商师,心理医生;更有事关经营策略的(我走了,企业还能好好活下去吗?)他像军事专家,一一沙盘推演让你明白。最后,类如心灵导师的他告诉我们:一切都在于个人定位,想要什幺?以及为什幺?一如苏格拉底索强调「认识你自己」(γνῶθι σεαυτόν),这已经属于哲学层次,从「商业价格」转换为「人生价值」了。而这,或许就是鲍.柏林罕这位畅销商业作家,所以显得那幺与众不同,特别吸引人的原因吧!

 

柏林罕这样的作家,其实少有。他总能不停反省,质疑存有,绝不相信「凡存在的必属合理」这种事,进而提醒、彰显另一套价值,让整个世界更加丰饶多元。这本书,乍看或仅是「创业家如何急流勇退」一事,但仔细读一读,却恍然明白,需要退、终究要退的哪里仅是创业家呢?又或者说,人人都是自己的创业家,人人都可以急流勇退。若是这样的话,大至人生告别、婚姻仳离,友情结束,换工作乃至脸书上的unfriend,似乎都可在书里面找到发人省思的段落,然则,此书之为用,也就够宽广了。

「办大事者,以多选替手为第一义。」前清李鸿章追忆他的恩师曾国藩时,引用过曾的这句话。「多选替手」当有二义,一是组成团队,不搞单打独斗;二是有人可替,自己方可退。华人历史上,有这种思维的人,少之又少,尤其商场上,大企业而能存活过三代,凤毛麟角耳。上场靠机会,下场靠智慧。「经营事业,要从终点开始」,这书说得一点也没错。就算只是经营人生,你也真该读一读啊!

 

本文作者─傅月庵

资深编辑人。台湾台北人。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肄业,曾任远流出版公司总编辑,茉莉二手书店总监,《短篇小说》主编,现任职扫叶工房。以「编辑」立身,「书人」立心,间亦写作,笔锋多情而不失其识见,文章散见两岸三地网路、报章杂誌。着有《生涯一蠹鱼》《蠹鱼头的旧书店地图》《天上大风》《书人行脚》《一心惟尔》等。



上一篇:
下一篇: